爱过,不悔

全职,叶受。不介意的话,可叫我小梯子。

【喻叶/周叶】守望西游 【序章】

首发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

修改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


前言:本来是一个小小的喻叶/周叶一起玩西游背景的守望先锋的脑洞,结果一不小心写了太多太久,现在原本的这个上篇变成序章,正片分为喻叶和周叶两个平行路线,就像恋爱游戏的感情线分支。这篇序章也分了上下篇,新的改动几乎都在下篇,看过首发的大家可以只看下篇。删除了许多没必要的废话,给小周加了一些戏份,为正片分支做了一些铺垫。




【上】


冲下从机场开来的计程车,黄少天一路狂奔到了国家队训练室门口。虽然集训下礼拜才开始,他来早了几天,但是他知道那家伙肯定已经在了。他随意地把行李扔在地上,伸手用力推开训练室的门,底气十足的喊了声:“老叶!!!!”


黄少天那如外面烈阳般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训练室里只有他吼声的回音和数台高端电脑风扇的低鸣和声,一个人影都没有。黄少天不甘心地再喊了几嗓子,但是底气却只剩下三分:“老叶!叶修?”


黄少天失落之际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甜美的女声:“你也来啦!” 他转过身去只见苏沐澄抱着一大碗瓜子向自己走来。


黄少天眼睛一亮!苏妹子来了说明老叶肯定在!


“沐橙!老叶呢?” 黄少天追在越过他身旁走进训练室的苏沐澄后面,迫不及待地问道。


苏沐澄抬了抬下巴,指向叶修房间的方向:“跟喻文州在他房里忙着呢。”


黄少天高呼了一声:“果然!” 转身就走。苏沐澄见怪不怪地在电脑前坐下,带上耳机,按下播放键,继续看她的连续剧,这才听到黄少天远远地一声:谢啦!


三步并作两步,黄少天一路小跑冲往叶修的房间,却在通往叶修房间转角前的候客厅中踩了急刹车。他看着沙发上独自玩着手机的周泽楷,疑惑地问道:“这么早?” 周泽楷是个大忙人,黄少天以为联盟怎么也会像前两年那样,拉着周泽楷拍上了好几个宣传广告才肯放他来集训,没想到赛季刚完结他就到了。


“嗯。” 周泽楷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坐在这儿干吗呢?” 黄少天问。


“他在忙。” 周泽楷看向叶修的房间。


黄少天楞了一下,随即表情豁然开朗。他懂了。其实换做国家队的任何一个人都能理解,周泽楷为什么早早地推掉所有的通告应酬,集训开始前就跑来这里候着。他在等叶修。他在等叶修恢复和他每天一局的一对一特训。


这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和美国冲进了总决赛。然而谁也没料到美国队留了一个杀手锏,他们从来没上场过的候补是一个专门练来克制神枪手的,特别是周泽楷这种体术高手。虽然不是散人,但是这位杀手锏把战斗法师的攻速愣是提升到了一个和叶修的散人快打并肩的等级。交手间,周泽楷仿佛在对手身上看到了叶修当年的影子,晃了一下神,这擂台赛第一个人头就这么交出去了。


一向发挥稳定的王牌在打头阵的时候惨败,这对队伍的气势打击不小。不知道是周泽楷的落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今天大家都因为太紧张了发挥失常,在五人团队赛之前,输得是一塌糊涂,分数被美国队甩出了一条街。这个局面在多数人看来都是一个死局,但是中国队并没有放弃。当时唯一能获胜的方法就是在五人团队战中完全碾压胜利,让敌方死光光,己方一条命都不能丢,这样才可以一口气追上10分,赢得加时赛的机会。


而奇迹……差一点就发生了。五人团队战里,因为喻文州毫无漏洞的指挥和周泽楷无懈可击的高攻,比赛开始不久就把敌方重重包围,在己方平均还有30%血量的情况下已经灭了敌方四人。敌方最后倒下的第五人是一个刺客。当时的情景没有人会忘记,喻文州没有了平时的冷静,用力地喊出:舍命一击!!!


没有人来得及打断,索克萨尔也没有来得及避开。索克萨尔和敌方刺客的头像同时暗了下去。敌方刺客倒下的时候带走了血量最少皮最脆的索克萨尔。五人团队赛胜利了,中国队获得9分。在平时这傲人的9分值得大家雀跃高呼,但在现在只能换来心碎的眼泪。


一分。只差一分。几乎是触手可及的一分。


如果团队战输了大家都可能没有觉得那么不甘。心中那种瘙痒般的怒火久久不能退去。


战后所有人都自责:如果我再争气一点,如果我擂台再多杀一人,如果我在二人团队赛中没有死,如果我在三人团队战上赢了,如果我能再多为战队赢取一分,局面可能就不一样了。


人生不能再来,要化不甘为动力等等,这些领队与大家讲的道理其实大家都懂,但大脑理解了,心却不一定能释怀。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受影响最严重的是打头阵败落的周泽楷和最后被击杀的喻文州。第一届世邀赛之后那个赛季,蓝雨和轮回的发挥都十分普通。


当赛季结束以后,叶修第一时间破天荒地给周泽楷打了一个电话,约了周泽楷来一对一特训。周泽楷还是用一枪穿云,但是叶修每天都会换一个周泽楷指定的职业。因为叶修卖老,号称体力吃不消,所以他们每天只打一场。但他们天天都打,直到第二次世邀赛落幕,中国队夺冠,他们两人一天都没有落下。


全国家队员都知道, 只要每天一到点,周泽楷就会拿着一摞账号卡出现在叶修身旁。


经过这好几个月持续不断的特训,周泽楷的各种能力都有明显的提高,让他成为在第二次世邀决赛中的夺冠大功臣之一。


联盟规定,为了公平起见,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在国内赛季进行时不能对个别队员给予帮助,他也无法成为任何一个战队的教练,当然也不能继续给周泽楷当陪练。周泽楷憋了一整个赛季,终于等到国家队集训,可以继续和叶修对打。黄少天想如果他是周泽楷他也会第一时间冲过来堵在叶修门口,不PK就不走!


沉浸在回忆中的黄少天差点忘了自己来干什么的,对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兄弟我懂你,然后就径自走向叶修的房间。


叶修的门是开着的,从门内传出了一阵阵低语声。


黄少天放慢脚步,在这个隔音效果极好又铺满地摊的楼里,黄少天沉重的奔跑声就像猫科动物一样轻,以至于黄少天已经站在了叶修门口,但是屋内的两人却还是没有注意到他。


在叶修的屋内,黄少天毫无意外的看到了第二次世邀决赛中另外一个夺冠大功臣 -- 喻文州。


喻文州在第一届世邀赛夺冠失败后并没有露出任何失望的神情,反而是他在安慰大家,平复每个队员的心情。但是他在接下来那个赛季里,误判的几率大幅度提高,头一遭请了许多个人假,并且与黄少天的交流越来越少,直到赛季中旬叶修来蓝雨串门为止。


那次叶修离去以后,黄少天经常可以看到喻文州与叶修视频聊天,而喻文州的状态也渐渐变好,甚至后来超越了他在世邀赛里的表现。黄少天问过:“叶修不是不能当私人教练吗?” 喻文州笑着回复说他和叶修只是在聊天而已,叶修并没有违规指导。黄少天诧异地回问:“你们两个除了荣耀还有别的可以聊?” 而喻文州也只是笑笑,没有再透露更多。


从记忆的片段中回过神来,黄少天见叶修坐在桌前,聚精会神地盯着喻文州手提电脑的屏幕。而喻文州站在他身后,双手撑在叶修的椅背上,俯下身去在叶修的耳旁低语着些什么。


喻文州的表情也如叶修一般专注,但是在他看着叶修的时候,脸上呈现出黄少天完全没有见过的神情。这是什么呢?温柔。不,喻文州是出了名的温文儒雅,对所有人都温柔。温柔里还掺了些别的。到底是什么呢?脑内的小黄少天抓耳挠腮找不到头绪。


喻文州的手提电脑是触屏,只见叶修伸出右手食指在屏幕上画了一个箭头,然后微微地转过头去看着喻文州的侧脸说:“我觉得会从这边。”


喻文州点了点头,随即一边侧头看着叶修说:“也有可能从这边,” 一边将身体更加向前倾,伸出右手覆上了叶修的右手,带着他的手指在屏幕上的另外一个位置画了一个箭头,而左手为了支撑前倾的身体,攀上了叶修的左肩。两个人实在是太近了,喻文州说话呼出的热气肯定包围了叶修的耳垂,而鼻息打在叶修的睫毛上。


黄少天乎感面颊微热,他略感尴尬,只好干咳一声。


“来啦。” 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好似一点也不惊讶于黄少天出现在他门口。


“少天,来啦。” 随着叶修的声音,喻文州的声音也同时间传来,语气竟然和叶修有一丝相似。


“咳、嗯、啊……是啊!” 黄少天见叶修为了看向自己,把头抬了起来,几乎是靠在了喻文州的肩头,感觉屋里更热了,只好尴尬的再咳了几声。然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吗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冲上前去就要把叶修从椅子上拽起来:“老叶!!!出了出了出了!!《劫难》今天限量内测!!我们都收到了内测激活码!!荣耀公司还说我们可以直播内测内容!!现在立刻马上就跟我上去PK!!我用大圣你用唐僧不能耍赖!!当初说好的!!快点快点快点!!!”





【下】



黄少天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但是叶修在他一开口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劫难》是荣耀公司研发的一款新游戏,玩过《军团要塞2》和《守望先锋》的玩家对这款游戏应该不陌生。说白了这就是一款西游记主题的团队作战对抗游戏,模式和先前提到的两款游戏很像。但是不同的是因为是荣耀公司开发,所以多加了单人和双人擂台模式,而且号称操作性与《荣耀》和《街霸》相比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荣耀公司在第一次封测的时候就请了几个顶尖的荣耀职业大神们去玩,黄少天叶修这些人一玩就差点欲罢不能。手感确实与荣耀相似,但控制的精准度比荣耀还要高。打击的角度、轻重等等都可以全权控制。


荣耀女神还是叶修心中的第一,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十分期待这款《劫难》。打荣耀之余,休息的时候玩上那么几场,还是十分有趣的。


叶修向黄少天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然后就用手背轻轻地拍了拍在他身后的喻文州,仰着头望着也同样低头看着他的喻文州:“走吧!休息一下,玩几局?”


“好啊。” 喻文州笑着答应了。


候客厅中,周泽楷见叶修从他房间里出来了,马上收起了手机,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叶修,左手抓紧了一叠账号卡。


叶修看到了周泽楷的小动作,嘴角微微地扬起,用亲切长辈的语气说道:“小周啊,年级轻轻的,别跟你喻队长学坏了变成工作狂。等下再打,咱们先去轻松一下,玩会儿《劫难》内测!”


躺枪的喻文州只是笑笑,但是好战友黄少天却憋不住了:“老叶,脸呢!最大的工作狂不就是你吗!队长还没告你一状,你却贼喊抓贼!”而叶修只是对黄少天“贼”笑了一下,不作回应。


这时候周泽楷已经走到了叶修的身旁,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叶修见他期待的神情并没有减弱的趋势,也点头笑了笑,伸手准备接下周泽楷伸手递给他的那一叠账号卡。


周泽楷虽然理智上已经接受了“等下再打”这个事实,但是手上却没刹住车。在沙发上酝酿了许久的这个递账号卡的动作没有被打断。等他反应过来,账号卡的另外一头已经被修长的五指覆上。他想都没想就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叶修的手,制止了叶修把账号卡抽走的举动。


两人都是一惊,握着手僵在了那里。


“等下再给,”周泽楷反应过来后解释道。他觉得脸稍微有些烫,眼神不敢对上叶修,“你没带包。”说着他看向自己的包和行李,意思是他先拿着比较方便。


“抱歉……”他又唐突的加了一句,觉得自己刚刚太笨拙,解释的又不够好。但是手还是没有松开。现在的枪王大脑运作大概是单线程的,手和嘴一次只能动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什么的影响。


“还是小周想的周到啊!”叶修用领导的语气感叹着,手上皮肤的温度上升到让他不适应的程度,他本能地试着抽出手,却发现周泽楷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周队刚到吗?要不要帮忙搬行李?”喻文州走到两人身旁说道。他的语气很轻,但是让周泽楷一激灵,如梦初醒,他立刻松开了叶修的手,拿回了账号卡。他转向喻文州,摇了摇头。


“哎呀你们三个别聊了打《劫难》要紧!正经事不能耽误!!老叶赶紧赶紧的!!快快快!!”黄少天竟然让别人别聊了,看来真的是很急。他一手抓着叶修的胳臂就准备把人拖到训练室。


黄少天这突然一拽,让叶修措手不及的失去了平衡,往前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虽然他在左脚跟上的时候,自己恢复了平衡,但是身旁的喻文州和周泽楷在见他向右跌去那一刹那,都同时扶上了他。站在叶修左边的喻文州用手拦住了叶修的右腰,而面对叶修的周泽楷则锁紧了叶修没有被黄少天挽住的另外一只手臂。


大厅里的空气再度凝固,被三个大男人同时拽住双手又环住腰的叶修哭笑不得,自己挣脱了三人后,整了整衣衫说:“才多久不见啊,大家都那么热情哈!上个赛季没人能怼得了你们很寂寞吧?没问题!等下领队就来亲自指导指导。”


“呸呸呸呸!执导你妹!!这不是都等着干你呢吗!!等下被打哭了别怪我啊叶师父!” 黄少天是有名的开了吐槽的闸门就关不上,叶修只是掏掏耳朵问:“打不打《劫难》五人攻防?”


“打打打!!!够人吗?” 黄少天吐槽的闸门马上就关死了。


“加上小周,加上方锐,” 叶修晃了晃手中显示着与“废物点心”的QQ对话的手机,“正好五人。” 才开始用手机不久的叶修,现在能把智能机玩转的如此溜,也是这段日子与喻文州和周泽楷密切联络练出来的。


电梯叮的一声,说方锐方锐就到。


五人不多说,直接冲向训练室,开机,登陆游戏。了解情况的苏沐澄,自告奋勇帮几人直播。


一登录游戏,叶修就看到好友栏有两人的名字是亮着的:韩文清和孙哲平。想来也是,这两尊热爱PK又不用参加国家队特训的大神不玩这玩啥?叶修见状马上给两人发了私聊:五人攻防?上队聊。


队聊软件上叶修发现了王杰希也在线,觉得越来越有搞头。


“这么热闹?集训提前开始了?” 王杰希注意到几乎半个战队都同时登入了队聊软件,忍不住进来一问。


“大王,先让孩儿们自己巡会儿山去。你先跟我们来几盘《劫难》五人攻防!” 叶修知道王杰希现在这个点儿在线,定是在队聊上指导微草的新人。


“已经出了啊,好。等我五分钟。够人吗?” 王杰希没问叶修是怎么知道他在指导新人的,他对叶修爆表的洞察力和不正经已经有抗体了,完全处之泰然。


“老韩,还差两个人,快把霸图二张抓上来!” 叶修见到韩文清加入队聊频道了,马上下达指令。


“你们不用训练吗?才赢了一次,不要得意忘形。” 韩文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他没有回应叶修的要求,因为他知道叶修也清楚张新杰和张佳乐现在人都不在霸图。张佳乐应该在路上没有网。张新杰在哪里,“战术四爸”肯定比他要清楚。这两年来,成为队友的战术大师们不负众望的走得越来越近,以导致经常出现想要请教他们其中一人的时候,剩下三个都不请自来这种状况,搞得大家不知道抱哪个爹的大腿才好。


“哎,这不是就是在提前训练吗?这是在培养团队的默契度和对新事物和特殊状况的反应能力!” 叶修从来不需要打草稿。


“联系到张队和肖队了,他们很快就来。” 即使当了两年的国家队队长,喻文州还是改不掉依旧尊称自己的队员为队长这个习惯。


“喻大队长做得好!晚上给你加菜!” 叶修夸道。


“十人满了,怎么分队啊?” 方锐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在集训室的我们一组,散落在各地的他们一组,多好分!“ 黄少天觉得这理所应当没什么好讨论的。


“好吧!那我们的队名就叫:方周黄喻叶!” 方锐愉快地决定了。


“这是什么排名!” 黄少天不服。


“当然是实力排名,最靠前的人最厉害!” 说完方锐开心地大笑三声。


“方喻黄周叶。” 一言不发的周泽楷突然说了一句。刚刚说完这是实力排名的方锐,完全搞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想要跟喻文州换位置。


“方周黄喻叶……挺好的就这个吧。” 周泽楷说话的同时喻文州也发表了意见,并创建了一个叫“方周黄喻叶”的子频道。


“好诗,好诗。看来下联是:肖张韩王孙。” 叶修随口就接道。


“你才嚣张,你才是王孙。” 肖时钦一上来就听到叶修这句,不吐不快。


“取队名有什么用吗?” 张新杰也来了,而且不愧为顶尖职业水平的治疗人员,一针见血。


“这不是等你们打发时间用的吗?都来啦?都到了就开始吧!” 叶修招呼着。


“我建好房了,都进进进!快快快快!” 黄少天也不耐烦的催促着。


刚进,黄少天就大爆手速抢走了孙悟空,而且作为队长的他有强制安排己方角色的权限,所以他马上就用这个权限把唐三藏发配给叶修。周泽楷见状,即刻选择了白龙马。方锐爆了一声粗口后,任命地念着:“好吧,我T”, 并选择了猪悟能。喻文州没有怨言地选择了取经组最后一人的沙悟净。


对面孙哲平那组见叶修他们清一色取经组,就干脆选择了全精怪组。


精怪组总共有十个角色,而取经组只有五个角色。但是取经组每人都有两种不同的配置。所以取经组与精怪组的可选类型数量是一样的。每队都有三个突袭角色,三个防御角色,两个重装角色,和两个支援角色。


现在是战前三分钟选角备战时间。


被安排玩唐三藏的叶修,马上就选择了唐三藏的防御配置,一点玩支援配置的意愿都没有,他随口抱怨着:“干吗给我唐僧啊?我是不会给你喂奶的。”


黄少天马上就嫌弃道:“去你的,谁要喝你的奶啊!上次封测你不是夸下海口说,用唐僧这种垫底的攻击力也可以赢我吗?快给我演示演示!”


“那当然了,逆徒你就等着给全场最佳的为师跪着唱征服吧!” 叶修一边随口调侃一边研究着唐三藏的新配置,和封测比起来技能多了些,但是好像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攻击力又被削了。虽然是如来佛的亲徒弟,但是游戏策划从来都不是他的亲爹。


黄少天毫无悬念的选择了突袭型的孙悟空,进入地图的备战区域,对着早已进来的叶修当头就是一棒,嘴里喊着:“老叶拿命来!” 并开始用叶修练招。虽然游戏中打不到友军,但是叶修的挑衅技能对友军却是十分有效的。


认命玩T的方锐也迅速地点击重装型猪悟能进图。随后,周泽楷的突袭型白龙马和喻文州的支援型沙悟净也进了。


虽然是支援型,但是沙悟净是没有奶水的。他的佛珠可以帮友军增加盾抵挡攻击。盾打掉了可以补回来。但是血他是怎么也不补回来的。

方锐作为肉盾还是忍不住要数叨叶修几句:“还是喻队长令人放心。老叶你看看你,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对面张新杰都用了白骨精这个巨奶,你还不用唐大奶!“


唐三藏和白骨精治疗量并列第一,但是各有千秋。


“方锐大大,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 叶修练习着用法杖攻击的近战技巧,心不在焉地回着:“而且你选了能自己吃包子回血的老猪,你怕什么?” 


方锐哼哼唧唧地学猪八戒回了几句抱怨。


“肖队选了蝎子精,需要注意他的远程狙击和毒陷阱。” 喻队长尽职的分析着,“孙哲平是红孩儿啊……小心他的三昧真火,不要抱团。韩队的牛魔王冲击时候有王队的铁扇公主提速加持,移动速度和攻击力度会十分的惊人,需要注意防范。”


喻文州语落,倒数已经结束。黄少天开了一场自由局,没有目标,双方无限瞬间复活,用来测试新技能。等众人都热身完毕,黄少天问:“打什么?牛车运送还是据点争夺战?”


“牛车运送。”喻文州说。


“据点争夺。”周泽楷说。


这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同时转向叶修,意思是让他做定夺。





----------------------------------



这篇我一直写的不满意,加上三次元的一系列事情,拖了这么就才写完,实在抱歉。喻叶篇已经写完,周叶篇还在酝酿。


评论(8)

热度(83)